寒梅著花未

清水文爱好者

【铁船】皇权时代

第四章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人,让威尔失去了喝酒的兴致。他回到以前的房间,倒在床上陷入无尽的思绪。'那个男人是谁?'疑惑的种子深深埋在威尔心里。

    男人美丽的脸庞,深邃的双眸,无一不是令威尔好奇的。刚刚那个小小的插曲,让威尔从这一天的疲惫和烦躁里脱身。他甚至有些期待明天的王都一日游。

    威尔的思绪渐渐模糊,取而代之的是,他母亲美丽温柔的面庞,他发觉,自己在梦里回到了逃亡前的幼年。母亲那时会教导自己礼仪,阅读和书写。因为战争的缘故,父亲那时时常不在家,偌大的领地里只有母亲和自己。

    梦境里的场景意外的真实,柔软的草地,时不时吹来的风带着淡淡花香,母亲温暖的怀抱,膝盖上的书散发着的墨香。威尔突然想让这个夜晚变得更长。与正在经历美梦的威尔不同。

    杰克从铁匠铺出来后,便直奔王宫。虽然他不指望那个人能给他答案。他避开了尚未结束的舞会,穿过迷宫似的走廊,猛的推开那同一扇门。依旧坐在壁炉前的国王,闻声抬头,看向破门而入地杰克。“啊,杰克,我本以为我们明天才会见面”

    国王毫不意外地放下手中的书,提起茶壶为自己和杰克倒了两杯茶。杰克顿时收起刚才咄咄逼人地气势。慢步到国王对面,优雅地鞠躬致歉"请原谅我的突然到访,敬爱的国王陛下。希望我没有打扰到您美好的夜晚"。但他语调悠扬,没有丝毫歉意。

    国王习以为常地摆摆手,示意杰克坐到他旁边。杰克微微欠身,坐上了威尔2个小时前刚刚坐过的位置。他拿起茶杯,优雅地抿了一口。草药茶苦涩的味道,让杰克皱了皱眉头。他不动声色地将茶杯放回桌上,轻咳一下。将注意力集中在茶上面的国王看向自己。"我想,您知道外面有多少人在惦记那个孩子"杰克端着贵族腔调,直白的开了场,好像在与国王讨论今天的晚餐。

    "唔,是的"国王喝着茶,毫不避讳的承认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暴漏他?”杰克语调依旧,眼睛漫不经心地打量着房间。壁炉里起舞的火焰从他的瞳孔中反射,好像,火焰从他眼中冒出。

    国王顿了顿“我认为,这样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保护他,并且揪出幕后黑手”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杰克垂下双眸,嘲讽地勾起嘴角,抬头看向国王。国王不满地皱起眉头,突然一抹不明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,他玩味地开口问道“杰克告诉我为什么,你那么在意那个男孩?”。

    “我在意的是他的血”杰克不在意的撇撇嘴。坦诚地看向国王,两人的眼睛意外相遇。国王在杰克眼里搜寻一圈无果后,缓缓地移开视线“那既然如此,你只需要他活着不就行了”。

    杰克嘲讽的冷哼一声“看来您对特纳家的血有些误解”狡猾和不屑从杰克眼中闪过。他的声音充满危险“一滴血便可以让我们万劫不复”。

    十二点的钟声突然响起,杰克看了眼窗外,收回眼神,起身行礼“恕我忽略了时间,祝您有个美好的夜晚”。未等国王答复,他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在走廊转弯时,杰克碰巧遇上经过的老执事,老执事意外地冲杰克行礼“晚上好,斯派罗侯爵”。

    “晚上好贝克特。我很想跟你聊一会儿,但是我想我得走了,毕竟已经很晚了”。杰克调皮地眨了眨眼睛,挂起友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当然侯爵殿下,祝您有个美好的夜晚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”杰克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巴克特则盯着杰克的背影沉思两秒后,抬脚走向书房。

tbc


感谢观看,抱歉拖更这么久。


【铁船】皇权时代

第三章

    夜晚的王都依旧灯火通明,车夫们驱使着各式马车,从威尔身旁驶过。路边的酒馆里传出醉汉们的欢呼声。街角的猫伸了伸懒腰,抬起爪子为自己舔毛。威尔漫无目的地行驶在街道上,他烦躁不安,太阳穴突突的跳动,让威尔想要,但也不想回家。

    家,封锁的记忆随着这个字,涌入他的脑海,杂乱无章,如同一部连接不起来的电影。有一直保护他的母亲,也有他那不负责任的父亲。有童年时期的快乐,也有逃命时的心酸。记忆像杂乱的照片一般,全部都混淆在一起。将威尔的脑袋搅成一团浆糊,他烦躁的揉着头。翻身下马,他随手的将缰绳拴在旁边的酒吧门口。威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,他只知道他想麻痹自己。而酒,就是最好的麻痹剂。虽然酒后的头疼更令人烦恼。但是,今天晚上威尔不想管这么多,他只想忘记这操蛋的一切。忘记他那没有责任心的父亲,忘记国王的承命。

    走进酒吧,里面的喧嚣声比在外面听见还要吵。大声辩论的男人门,独自喝闷酒的年轻小伙,酒瘾上来的老人,不停往男人身边凑的女人们。威尔目不斜视,径自走向吧台。他将一袋子金币放到老板面前。正在用抹布擦桌子的老板抬眼瞄了他一眼,漫不经心的问道“要什么?”。威尔思索片刻回答“一打朗姆酒,谢谢”。老板转身拿出酒瓶,将它们放进一个布袋里。数好金币后,将多余的金币还给威尔。威尔拿上袋子道谢,离开。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个在角落里注视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灯光一盏一盏地被熄灭,路上只剩下路灯和正在策马的威尔。马蹄声在安静的夜晚里难以忽视。路过一间一间熟悉的屋子,威尔终于到达了他的住处,一间铁匠坊。他将马栓回马厩,拎着酒进了屋。屋子里和他离开前一样,没有任何变化;就连炉子的温度都是一样的。威尔没有试图寻找他那不靠谱的监护人,因为他知道那人肯定是醉倒在什么不起眼的地方。他拎着酒,扫视了一圈。走前制造的剑还在架子上摆着,无聊时制作的小摆件依旧在置物架上摆着。威尔垂下眼睛,怀念的笑了笑。昔日美好的记忆浮现在脑海中,淡去之前的烦躁。

    “碰!!!”突然大开的门将威尔吓了一跳。他瞬间的拔出剑,摆好防御姿势。门口站着的男子疑惑的止住前进脚步,他退回到门口抬头看了看上方的牌子。深棕色的双瞳中浮现出疑惑的光泽。他皱了皱眉头,转头看向威尔。在上下打量一番后,他歪了歪头,似乎是在思考,然后开口讯问“我想我没有来错地方,请问这里有个叫约夏米·吉布斯的人吗?”

    威尔在察觉到来人没有恶意后,将剑收了起来。但依旧警惕地看着那人,他谨慎的回答道“吉布斯先生不在,您找他有什么事吗?”。

    门口的人,了解版的点了点头,转身准备离去“等他回来后,请告诉他有个叫杰克的人来找过他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,先生”,威尔回答道,然后,看着男人背对着他,摆了摆手离开了。

【铁船】皇权时代


第二章

    仪式过后,庆祝宴是必不可少的。舞厅里挤满各式各样的人;有一起跳舞的年轻男女们,谈笑风生的大臣们,给对方灌酒的武将们。威尔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,他从舞会开始,就一直拿着一杯酒站在角落里,内心祈祷着舞会快点结束,或者一个溜走的办法。就在他出神时,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一旁响起“特纳先生”。

    今天早晨站在国王身旁的年迈执事向他行礼。执事脸上皱纹的沟壑纵横,头发花白,右眼上架着一副单边镜。看上去比国王还老。威尔放下酒杯,礼貌地对执事额首。执事继续道“请跟我来,国王想要见您一面”。威尔心底泛起疑惑。他不知道国王找自己有什么事。但是,这是现在唯一一个逃离这里的办法。他点了点头,跟着执事离开了华丽的舞厅。

    他们通过长长的走廊,走过一副又一副油画。城堡走廊的装横不比舞厅,或者,城堡里任何地方的差。每幅画中间都会有一盏烛台,金色的台身在烛光下泛着淡淡光晕。被月光覆盖的地毯,在烛光的照耀下变得柔和,温暖。

    终于,他们来到了一扇门前。执事抬手敲了敲门,在得到回应后,推开门示意威尔进去。

    房间很大类似于图书馆或是书房,墙的四周布满书架,每个都书籍塞的满满当当。周围的蜡烛,将房间照的如同白昼一样。在一面墙上亮着一个壁炉,火星子时不时的从里面飞出。壁炉前摆放着几把扶手椅,高质量的法兰绒让它们显得非常舒适。坐在一把扶手椅上的国王向他招了招手,维尔走了过去,屈膝行礼“王,您找我”。国王扶起他说“我想与你谈谈关于你父亲的事”同时对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,像儿时的令家伯伯一样。

    "王,我对家父并不了解"威尔垂眸回答。国王丝毫不在意维尔对于父亲的冷淡,轻轻说道"我与你父亲曾经是生死之交,他是我的一个副手,我们一起上过战场..."国王看着威尔像是正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,而那个人大概率是他的父亲。国王拍了拍威尔的肩膀,缓缓说道"你的封爵仪式定在下周,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"。威尔跪了下下去,低着头似乎是想要国王收回他的承命。他不想从他那已故父亲那里继承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,国王在他开口前阻止了他“这是你应得的,孩子。现在回去好好休息,然后在仪式前,准备好自己。明天早晨我会派人过去,带你熟悉环境,我想王都的变化还是很大的”国王顿了顿,等待威尔答复。“是的,王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去吧。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回你父亲的领地上看看,它马上就是你的了”。国王扶起威尔,示意门口的老执事带他回去。在回到舞厅门口后,老执事行礼离去。威尔垂眸,站在烛光不及的阴影处,良久后,在看到老执事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拐弯处,他才从阴影处出来,径直走向宫外,策马离开。

tbc


感谢大家的支持!!!

感想观看!!!

【铁船】皇权时代

贵族AU

男爵威尔x伯爵杰克

OOC 预警

原谅我的渣文笔



第一章

    草长莺飞,万物复苏。春风唤醒冬季沉睡的生灵,战士们随着马蹄声踏上回乡的道路。城门大开,兴奋的人群早已聚集在城门口,欢呼着迎接归来的勇士们。随着无数身披战甲的将士涌入城门,城墙上的少女抛下鲜花,欢呼声也变得越来越大。随着最后一个士兵消失在街头,围在两侧的人们也开始散去,但却依旧不能压下心底的兴奋。

    战士们的归来使得整个王国都陷入胜利的喜悦,王宫里仆人们,为骑士册封典礼,和接下来的庆祝舞会,马不停蹄地做着准备。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微笑,大街小巷里都张灯结彩,庆祝着又一次的胜利。

    册封仪式的正式开始,让每个即将要被册封的骑士都兴奋不已。仪式当天,不少王亲贵族们都前来观摩仪式,他们站在大殿的两侧,穿着庄严。大殿的中央立着一座纯金王座,同烛火一起,点亮了整个大殿。烛光照亮了,王座上的红色的法兰绒,给王座镀上了一层威严的红光。国王端坐在他的宝座上,整个人看着威严无比。

    即将被册封的骑士们在他们的名字被念出来时一一上前,对着国王宣誓。仪式进行的很顺利,整个大殿里除了骑士们与国王的声音外,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第三者的声音。直到威尔·特纳这个不起眼的名字被念到,一直安静的贵族们发出一片惊叹声。王座前的国王注视着威尔,用他那充满威严声音问道,“威廉·比尔·特纳男爵是你什么人?。

    威尔跪在地上,低着头谨慎的回答“王,他是我的父亲”。贵族们的讨论声变得更大了,威尔能清晰的听到他们的讨论声。无一不是关于他那只有几面之缘的父亲,和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儿子。国王在听到答案后点了点头,走到他身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拔出放在一旁的剑,指向威尔。威尔缓缓开口开始宣誓

“我发誓善待弱者¹

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

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

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

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

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

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

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

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”威尔起身接过剑,完成了授剑仪式。

tbc


1. 骑士宣言,在授勋骑士称号的时候,在领主与神的见证下宣布的誓言。

感谢观看!!!


【TJAH】法国之旅 5

接上文


码头离他们去的店面很近,不过20分钟便到了。Jefferson掏出怀表看了看"离登船还有30分钟左右。要去吃点东西吗?"他转身看向Hamilton发现他脸色有些苍白,Jefferson皱起眉头问"你没事吧?"Hamilton摇摇头没有说话,低头盯着地面。Jefferson扫视了一圈,一旁的礼品店引起了他的注意,他拉住一旁的Hamilton"陪我去逛逛"然后不由分说的将人拽进了礼品店内。


店里出了老板就他们两个人,老板微笑着于二人打招呼"下午好,先生们",老板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,手里拄着一根木拐。两人同样于老人打招呼 。"请自便,我现在需要去拿点东西。如果你们有想买的东西,将钱放到柜台上便好。"说罢老人朝里间走去。Jefferson和Hamilton在店内闲逛,Hamilton搞不懂Jefferson为什么要进礼品店,'难道要给法国人带礼物?'Hamilton一遍思考一遍扫视着墙上的装饰品。在看到正对大门的那面墙时Hamilton呆住了,他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被冻住,心底发寒,背上出了一层冷汗,双手不自主地颤抖着,他想要逃跑拉着Jefferson一起,但是双腿生铅无法动弹,他想要呼救但是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
正在漫无目地闲逛的Jefferson被一对领针吸引了目光。他走上前去查看。那一对很好看的领针,一朵由碎钻组成的小花,外围有一圈镂空设计,设计精美简约是Hamilton会喜欢的款式。


Jefferson拿起领针,将钱放到柜台上。然后转身去找Hamilton,"你在这啊"Jefferson在装饰墙前找到了Hamilton。Hamilton正死死盯着墙上的装饰,眼中充满恐惧,脸色惨白,平日里红润的双唇也血色尽失。Jefferson皱皱眉,快步走过去,将他环在怀里,Jefferson感觉到Hamilton的身轻颤,"Thomas?"他轻轻问道,声音发颤。Jefferson安抚道"我在"。"快跑...快离开这里...他们来了...快跑..."Hamilton语无伦次,声音破碎。Jefferson从来都没见过Hamilton这么脆弱过,在他眼里Hamilton一直都是那个自信,闪耀的天才巫师。“嘘…没事了Alexander…没事了…”他轻轻地拍着Hamilton的背,轻声安抚受惊的青年。


来自我的碎碎念

抱歉拖更了这么久。文我早就码好了,但是忘发了。抱歉!

以及,感谢观看!



【TJAH】法国之旅 4

接上文


吃完早餐Hamilton去了书房,书房跟昨晚离开时一模一样。昨晚的那封信让Hamilton有些忐忑,他想不通为什么这封信会现在才出现。"啪"壁炉被使用的声音打断了Hamilton的思绪,让他青筋爆起。他愤愤地冲出书房喊道"你们拜访前就不能先跟我说一声吗?"在看清楚来者后Hamilton忍不住大吼道"F***!Jefferson这么又tmd是你! 你刚从我家离开不到3个小时!"。Jefferson无所谓的怂怂肩"看来你并不想见我"。Hamilton并未理会他,咬牙说"我希望你紧急的事,毕竟离我们约定好的时间还有8个小时"。Jefferson挑眉道"我想我们的法国之旅需要提前了"。Hamilton刚刚因为愤怒微微皱起的眉头,现在可以夹死一只苍蝇,"发什么事了?"他疑惑地问。"我刚刚见了Washington一面,检察官发现钥匙门上被人施了恶咒,针对你的"。Jefferson快速的说,在看到Hamilton疑惑地低头思考时,他顿了顿"所以我们会乘坐商船过去"。Hamilton猛地瞪大眼睛,吃惊的看着Jefferson好像在说'你同意了?你怎么会同意?你知不知道从这去法国要多久?l"。"人总是会改变的,更何况我不希望在出差的时候失去一个同事。"Jefferson无奈地摆了摆手。Hamilton长了张嘴最后却只问道"几点登船?"。"12点,我们还有1个小时" Jefferson看了看怀表。"Hamilton思索地点点头,不容拒绝的说"拿上行李,陪我出去一趟,然后我们直接去码头"。Jefferson点了点头,打了个响指"碰"的一声,一个拿着行李箱的家养小精灵出现了。"那我们现在出发"。


Hamilton带着Jefferson来到一个人类店面,然后一个人进去了。 就在Jefferson站在门口挣扎着要不要进去时,一个买花的小女孩走到他身旁问道"先生要买花吗?"Jefferson转身看向小女孩,她篮子里的紫罗兰与Hamilton的眼睛颜色一样。等Jefferson反应过来时一束新鲜采摘的紫罗兰已经出现在了他手里。这时Hamilton从店里走了出来,他疑惑的看着Jefferson问道"你买花干嘛?"Jefferson愣了愣,一向聪明的他第一次不知道该如何回应"送你的"Jefferson匆忙地将花塞给了Hamilton。这回轮到Hamilton自己尴尬了,他别过脸说了声谢谢,便快步朝马车走了过去。纵然他极力掩饰,却还是让Jefferson看到了他发红的耳尖。'紫罗兰的花语是'永恒的美与爱',我相信Alex以后会成为一个拥有良好美德和魅力的好孩子...'母亲的话回荡在Hamilton耳边,让他的脸发烫。Hamilton小心翼翼地瞄了Jefferson一眼,发现那人正在欣赏沿路的风景时松了口气。但Hamilton没发现Jefferson其实一直在用余光和镜面反射偷窥自己。在看到Hamilton慢慢变红的脸后。‘好可爱’几个字在Jefferson的脑海里重复,搅乱他的思绪。他轻轻摇头,试图将这奇怪的想法甩出去,但好像没任何用。


tbc

感谢观看!

【TJAH】法国之旅 3

接上文

清晨的阳光照耀在Hamilton的脸上,将他唤醒。昨晚因为太晚,而忘记拉上的窗帘与床幔让阳光肆无忌惮地进入房间。Hamilton将手搭在眼睛上,试图争取更多的睡眠时间,但是已经运转起来的脑子,让他想起昨晚留宿的客人。"F**K"Hamilton轻骂,他为什么会脑子一抽,然后留宿Jefferson。起身进入盥洗室,凉水打在脸上让他清醒了不少。洗漱完毕后,Hamilton套上便服,往楼下走去。一楼很安静,这说明Jefferson还未起床。Hamilton庆幸的叹了口气,他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到底怎么想的,会留宿Jefferson。就在思绪飘荡的一瞬,Jefferson开门走了出来。四目相对,两个人都明显一愣。Jefferson先开口道"早安,Hamilton。感谢你的收留"然后Jefferson露出他的招牌微笑。"早安,不必客气,毕竟我想我们今天还会再次展开讨论"Hamilton干巴巴的回应。"不如今天下午去我家。我想一上午够你收拾行李了。然后我们明天直接用Washington准备的钥匙门去法国"Jefferson靠在门框上提议道,表情惬意好像他俩是多年好友

思考半响Hamilton点了点头问道"要留下吃早餐吗?""不了,我还有一些事需要处理,下午见。Jefferson转身走向壁炉"下午见"Hamilton感觉自己快要抑制不住正在疯狂上扬的嘴角了,他轻咳一声"我帮你拿飞路粉"。Hamilton在房子周围施过反幻影移形咒,导致出入除了钥匙门,只能用飞路网。


送走Jefferson后Hamilton特别想开瓶香槟庆祝一下,但是他也只是想想。"主人"一个响指后一个家养小精灵出现在Hamilton面前,穿着带着一点油渍的衣物,但和其他的家养小精灵相比已经非常干净了。"Ajax¹你该换衣服了"Hamilton皱起眉头。"抱歉,主人,我现在就去..."小精灵惊恐高声回应。Hamilton揉揉额头苦恼的说"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可以帮我准备一些早餐吗?谢谢"小精灵兴奋的去了厨房,嘴里念叨着"主人终于又让我给他准备早餐了"。

Hamilton叹了口气,上楼开始收拾行李。收拾行李并不困难几个缩放咒就可以解决问题。Hamilton下楼时,Ajax刚好把早餐放到桌子上。吐司,鸡蛋,牛奶,水果,丰盛的早餐跟Hamilton平时简单的三明治形成鲜明对比。"谢谢你,Ajax"Hamilton的道谢让Ajax心花怒放,语无伦次,然后"啪"的一声消失了。Hamilton又叹口气,他觉得自己这两天叹气的次比他的年龄都多。Ajax是母亲留给他的,两人是一起长大的伙伴,但好像只有Hamilton一个人这么觉得。


tbe


1.根据汉密尔顿传,Ajax是Hamilton小时候照顾他的黑奴的名字。

感谢观看!